最近生病住了一周的院,这是第一次生病住院做手术,期间经历了各种痛和大出血,记录一下,身体健康才是王道。

本来菊花上的病是不好意思说的,但是当我第一次被主任医生带的女学生爆菊后,我已经释然了,在手术室脱下裤子坦然面对十个男女医生护士的时候,再次得到了升华......尊严?羞耻?不存在的......每一个进过肛肠科的男人都是真男人,此文会有些感官的不适感或重口味,毕竟是菊花,请慎读。
IMGP5910.JPG

得这个病还要从2012年说起。
当时还在北京工作,那年正好有个全国的项目,作为项目经理要分批次对每个省进行项目验收,工作内容很简单,到客户那里检查一下设备状态后找客户签字即可,完全是一次放松之旅,领导让我选路线,作为喜欢玩的人当然选择了西北西南线,路线是这样的:宁夏-兰州-青海-拉萨-昆明-贵阳;很愉快的玩了一路,期间赶上周末还跑丽江玩了两天,昆明的事情搞定后就坐上了前往贵阳的火车,从这里就开始了,上火车之后就感到菊花那里不舒服,总感觉有东西,等到贵阳处理完事情后就严重了,非常疼,疼到不能走路,小便后的提肛动作也是很疼,大便更像是劫难,自己判断是得了痔疮?强忍着去疼痛去药店买了马应龙和消炎药,结果没用,就这样坚持到第三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不怎么痛了,然后感觉屁股粘粘的,以为是汗(后来才知道是脓肿破了的脓),冲了个澡就舒服多了,接着就订票回北京了,回到北京后两天还偶尔有不舒服,后来就没事了。

这是第一次发作,自己当成了痔疮,回去后不痛了也没去医院看看,毕竟“十人九痔”嘛

第二次发作是在2014年,那天正好要出差到昆明,头天晚上和老邓小酌了点,可能是吃的有问题,早上拉肚子了,然后就觉得屁股一下就不舒服了,很胀很疼,艰难的到了机场,这次飞机是做的最不舒服的一次,一路上左翻右翻的,终于熬到昆明,到酒店后用热水洗了一下感觉很舒服,然后拍照后才发现有个小包很红摸起来很疼,然后就百度了一下,不百度不要紧,一百度吓了一跳,原来这不是痔疮,这叫肛周脓肿!当时自己懵了,这他么是啥病哦,仔细看了一下症状基本上和我当前的症状一摸一样,菊花边上有个小疙瘩,硬硬的,摸起来很疼,用热水冲了一下会很舒服,但是时间很短,就这样拖着疼痛的屁股2天后,脓肿破了,自然又是一身轻松。

之后每年都会大发作一次,小发作就多了些,期间自己又百度了一下结果才知道脓肿破了以后就是肛瘘,王德发,这他么又是啥???仔细研究了一下简单说就是屁股漏了,除了菊花以外还有另外一条通道!而且肛瘘按照距离远近分为低位和高位,根据深度分为简单和复杂,复杂肛瘘要挂皮筋,不然会伤到括约肌造成大便失禁;然后自己加了一些病友群,也逛了贴吧,看了很多病友的治疗过程,很详细的了解到一下情况:

1.这个病不算大病;2.这个病不会自愈,必须手术,不存在保守治疗的说法;3.这病不能拖,有可能从简单拖成复杂,瘘管从一条拖成多条,治疗起来会更麻烦;4.做手术后有几大关要过术后小便、换药、大便、剪肉芽等。

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我被吓到了,因为这个病治疗后非常痛,大便痛、换药痛,而且由于是开放性伤口不能缝合会存在肉芽增生必须剪掉的情况,剪的时候是不打麻药的;总之病没有把我吓到,治疗后的痛倒是把我吓到了。

转眼到了2020年9月,又一次发作了下定决心还是去做手术,正好老妈过来带兜儿,也能照顾我,病友说早晚要挨一刀,长痛不如短痛,自己查了一下并且通过病友推荐,决定去省中医院,一是肛肠科很有名(比某西还好),二是地铁很近,8个站就到了;

9月4日上午拖着疼痛的身体自己去医院建卡,因为网上挂号要就诊卡,结果到医院才知道现在都是电子就诊卡...关注了公众号直接建卡就完事,然后在网上挂号就可以了,由于我这拖的有点久,家人建议我挂一个主任号,找了一下今天的主任号,发现和我同姓,资历也很丰富,就他了。因为疫情期间都是分段就诊,我是下午3点半到4点半之间,2点半到了诊室外边,果然是主任,外边排了很多人,而且第一个时间段都没有看完,然后就是坐在诊室外边等,期间一直心里忐忑紧张,害怕自己变成高位毕竟拖了8年了,不过根究每次脓肿的情况自我判断可能是低位,等待的过程中有个3个月的男宝宝也是脓肿,这个病据说男娃娃在刚出生几个月也是高发期,由于是才出生的,大家都让小宝宝先看,终于快到5点半的时候轮到我了,胆战心惊的走进了就诊室,除了那个主任以外还有两个学生,一男一女,毕竟是医学院附属医院,刚坐下就问什么情况,我说我屁股边上有个小包,按起来很疼,流脓,医生二话不说就让我脱裤子躺在边上的床上,我知道要进行指检了,脱完裤子后才发现那个女学生也来了,我晕,好害羞啊,不到几秒钟就感觉医生在屁股那里捅来捅去的,然后就感觉到很胀很胀有点轻微的疼痛,这医生是用大拇指吗?后来才知道是刚开始很胀是用的肛门镜,大概持续了15秒,瞬间缓解,接着那主任又捅了一下但是不痛也没那么胀了,然后对女学生说你来摸一下,what?然后那个女学生就用手指进来了,不得不说女孩子的手指就是细一下,滑滑的,而且很温柔,还不断问我痛不痛,哎呀,不痛,还有点小爽,摸完之后,医生就直接说了手术吧,费用大概一万多,报销下来5k-6k左右,直接开了单子,下周二也就是9月8日手术,因为之前做了相当多的功课,我也没觉的很惊讶,都在意料之中,因为是疫情期间要做核酸检测和CT,不得不说这检查很扯淡,检测只有7天有效期,而且也没有提前通知陪护的家属也要检测,后来住院才通知,真不知道哪里的规定,疫情期间我能理解,但是现在外边都他么不带口罩了,而且也没有新增的,我有健康码我有7天不出市区的记录,你还要核酸检测。

9月6日到医院拍了CT还有核酸检测,抽了一管血,核酸检测就是拿一根棍子从鼻子插进去,不疼,但是很难受,做完就回家准备了住院的相关东西,医院告知会给2个盆饭盆等,自己带一些洗漱用品、换洗衣服、吸管,兜妈还特意买了很多护理垫,因为我会流很多血,事实证明护理垫没必要,吸管倒是很重要,今天早上起来感觉嗓子痛,根据经验是感冒的前兆,

9月7日来办理住院,先到住院部结果让先到病房找护士签字,签了字又跑回住院部办理住院,结果因为社保卡欠费无法刷卡,提示什么欠费或待遇等待区,马上打电话给单财务,说是因为更换了扣费银行导致的,费用是没有欠的,让我等一会再试试,结果还是不行,得今天怕是刷不了了,但是住院部大姐说你可以先住院,住院期间刷了就可以,但是不放心,还是想等刷了社保,但是心中怒火已起,他妈的。

9月8日上午又跑来刷,告知还是不行,财务一直说没有欠费,但是通过社保查询费用居然才到5月份,让财务到社保处理一下,处理之后显示费用到9月份了,但是依然无法刷卡,无奈跑到了市社保服务大厅,结果告知现在社保事情都下发到各区社保局处理了,他们这里无法查询也无法处理,心里一片草泥马,要了区社保局电话后,对方态度不错,说帮我查一下,查了之后也说没有欠费,可能是数据有延迟,让我下午在试试,下午又从家里跑到医院刷卡,告知因为是欠费或者待遇等待区,又打电话给区社保局,对方称帮我问问,问了专门管医保的,说是就是数据延迟,也是让我先住院,过段时间在刷就可以,这样一折腾一天又过去了。

9月9日上午,终于刷卡说可以了,但是今天感冒貌似严重了,刷完卡就跑到了病房找到护士办理入院,也提了下感冒是否影响手术,正好赶上主刀医生也在,护士叫了过来,医生建议我吃药先治好感冒在过来,决定周日来办理入院,周一上午手术,正好没过核酸有效期,听到这些心中有些小窃喜,毕竟第一次住院和做手术很紧张很害怕。

在紧张的等待中,9月13号终于到来,上午早早的来到了病房找护士,提出找个人少的病房,安排了个4人间,都是四五十岁的汉子,接着就说如果家属陪护家属也需要做核酸检测,一万个草泥马飞过,接着就是术前告知了,手术居然是全麻,在这之前我了解的基本都是半麻或者局麻,全麻好吓人,基本跟假死一样,毕竟是把生命交给别人了;入院前的常规检查,心电图、腹部超声、抽了5管血,做超声的时候医生说我以为你有脂肪肝,可能看起来我肚子有点大的原因,一系列检查下来只是尿酸高,刚好超过临界值,没办法,谁让我爱喝啤酒呢,检查完后就回家了,护士告知晚上10点后禁止吃东西,12点后禁止喝水,本来想第二天一早过去,护士居然不让,拖到晚上8点才过去,紧张的睡不着,一直到12点才睡着的。

9月14日,手术日终于来临,这个我等待多年的日子,早上6点被护士叫醒,先去护士站灌肠,然后就是换好病员服等待手术室接人,将近8点左右才来,步行到一住的6楼,进去后就是打留置针输葡萄糖等待了,等待过程中麻醉师过来签字,要了镇痛泵,期间一直战战兢兢,将近10点左右过来喊我了,终于开始了,走到手术室,发现主刀医生还有护士什么的都在玩手机......,进去就让我直接脱了裤子,还是有一点不好意思的,用的是生孩子体位,两个腿架在类似于板子的上边,还套上类似于护腿的东西,手术室还是挺冷的,麻醉师是两个女医生,我说我很紧张,一直在安慰我,终于说要给药了,静脉注射,侧头看了一下时间10点02分,说了句这药怎么感觉这么凉,然后在有意识就是听你有人喊我名字了,然后就是睁不开眼,喉咙难受,原来是插了管子,喊一声把管子撤掉后,就被推出了手术室,问了下老妈时间11点左右,手术时间差不多一个小时,回病房的过程中还是昏昏的,倒是没感觉疼,就是感觉屁股那有东西,到病房后自己爬回了病床,术后4小时不让睡觉,但是很困,每当快睡着的时候就被喊醒,哎,下午兜妈带着兜过来了,小家伙一直左看右看的,看到兜心情好了很多,期间过了第一关就是术后的小便,如果自己排不出来会被插尿管,插尿管非常疼而且会有一定影响,试了几次终于尿出来了,好开心,第一关算是过了;4小时后就可以喝水了,但是只能吃流食,晚上吃了芝麻糊,下床走了两步,在睡一会醒一会的过程中度过了第一晚,不痛,但是睡的不踏实,毕竟用了镇痛泵。

9月15日,早上主管护士带着5个护士来欣赏我屁股,全是才毕业的小妹妹,我很自然,对很自然的转过身脱下裤子露出屁股,撤了纱布,屁股感觉一阵轻松,之后主刀医生也过来查房,得知自己是低位的,直接做了切除,也就是把腐肉直接切掉了,一个内口一个外口,谢天谢地,真是幸运,刀口1公分深,4公分长,还算可以,然后就是上午和下午,各一次输液、艾灸、烤屁股,第一天也是在相对舒服的状态下度过,晚饭开始正常吃饭了晚上睡的很好。

9月16日,今天会迎来第二关,就是换药,早上输液的时候,主刀医生医疗组的张医生过来,找我换药,等输完液后就胆战心惊的去了换药室,不得不说张医生的技术好,第一次换药一点感觉都没有,所以我很诧异,不是都说换药非常疼吗?后来想想原来是镇痛泵的原因,心情有点小爽的回了房间,看电影啊,看书啊,准备迎接明天的排便大关,可谁知道晚上吃完晚饭后就不行了,便意强烈然后就跑去厕所了,过程中很胀,胀的站起来好几次,腿都软了,总算体会到了术后的疼痛感,回病房后就要泡屁股,虽然是坐着但是也胀的要发疯,规定泡十分钟,但是5分钟都没泡完就起来了,因为实在是太难受了,但是泡完后感觉轻松一点,不过还是难受,跑去找了医生,医生清理了伤口消了毒,过了20分钟左右痛感就小很多了,睡觉也舒服多了。

9月17日,早上镇痛泵被撤掉了,心里很慌,完了,这下该疼了,果然,大便后超级胀痛,做浴5分钟都没有就受不了了,赶紧找医生换了药,换药后感觉好一点,毕竟药有消炎止痛的作用,上午在输液的过程中听到了持续约半小时的哭叫声,男的,之后才知道是在剪肉芽,卧槽,这么恐怖么!出去问了是在剪肉芽,后来也认识了这老哥,一问才知道他是四个刀口,挂了皮筋。

住院这几天,每天的流程就是上厕所-疼-嗷嗷叫-泡屁股-输液-艾灸-烤屁股,之后就是换药,大家在换药室门前排好队,喊着123 侃大山 456 刀割肉 789扶墙走 ,哈哈,每天换药室都会出现各种疼痛的喊叫声,我们亲切的比喻为肛肠科好声音大赛,男声女声各种嚎叫此起披伏,换完药后之后就和病友各种聊了,各种病房窜,认识了各行各业各种年龄段的病友,大家每天都相互打气,问下恢复情况,顺便摆摆龙门阵,在不疼的时间内还是很有意思的,问了下来我才知道我是比较轻的,大部分都是4个刀口,听一病友说他之前一个病房的20多个刀口,都到大腿了,想想就吓人,期间换了一次病房,因为同病房的都出院后就剩下我自己了,护士名曰这是备用病房,给我转到了三人间。

时间很快,终于熬到了9月20日,通过之前了解基本上住院7天,果然上午输液的时候张医生过来了说我明天可以出院了,要查个血看看还有没有感染,兴奋啊,终于能回家了,也能看到我兜了, 下午做完三件套就收拾东西跑回家了,回家坐车也只能在后排躺着,不敢坐着,不是特别疼,到家后兴奋的出去溜了一圈兜,晚上吃饭依然是清淡,睡觉也还好,但是家里睡觉要舒服的多。

9月21日,早上按照流程走完后,就准备出发去医院了,刚下楼没走多远就感觉菊花很胀,有那种要拉肚子的感觉,试着憋了一下,不行,结果走两步就不行了,感觉出来了,屁股湿漉漉的,马上回家上厕所,发现拉的都是血,还在想是不是在排淤血,毕竟医生说了一个月有血是正常的,没过一会又有这种感觉了,就这样反复了拉了四五次血,最后扛不住了还是去医院了,人有种虚脱的感觉,做电梯下楼的时候,别人还说我脸怎么这么苍白,出门后赶紧打了个车往医院走,可是周一上午路上巨堵,还是走的市中心这条路,路上就在使劲憋,在感觉过了好久后终于到了医院门口,马上下车直奔门诊楼厕所,路上还是拉出来,终于到厕所了,拉了很多血,结果站不起来感觉眼睛冒金星,然后自己就什么不知道了,等我醒来发现仰面躺在厕所的,被保洁大叔叫起来了,兜妈才到厕所外边,我估计我休克的时间应该在1分钟左右,厕所对面正好是感染门诊,门诊的医生着急的快哭了,估计是没见过我这样的,赶紧去找志愿者退了轮椅,后来听兜妈说她去找轮椅门诊要600元现金押金...最后让志愿者跟着才把轮椅推过来,由于我体重170,虽然生病瘦了,但是对于南方小姑娘来说推着我还是很费劲,前边得让人拽着,到了住院楼等电梯的时候有个插曲,下来一个电梯里边没人,只有一个医生模样的人,我们正要上去,她不让上去说是她等了好几趟,志愿者和医生也说了我的情况,她还不让上,说要拉药,兜妈都发火了,最后让我上去了,当时还在想她要不让我上去,等我恢复好了我一定会找她麻烦。到了住院部马上找来了医生,好吧,痛苦的时候来了,给我处理的是主刀医生医疗组的赵医生,他是来进修的,拿了肛门镜直接插进去给我排淤血,那种痛我到现在都记得,平时插肛门镜还痛的要死,更别说我这种伤口还没完全恢复的时候,疼的我大叫,真的是大叫,排完淤血我以外好了,结果又来一下,说是看看是不是内口出血,还好不是,是外口出血,但距离内口很近,导致出血倒灌进直肠,终于好了,医生建议我留观一晚上,又回到了刚住院的病房,只不过是对面床,上了监护仪,整个一下午虽然有想大便的感觉但是还好,到晚上的时候去排了一下,还是有血,让护士看了下拍了照发给了医生,说是没事,在反复睡反复醒的状态下终于熬到了第二天早上,早上去排了便,血是暗红色的,也排了照,回来的时候主刀医生过来了,看了看颜色说已经不流血了,都是淤血了,这次大出血休克算是在病房里出名了,好多病友过来看我,还有个不是住院的大爷专门来看我,后来才了解到这大爷也挺有意思的,有痔疮,去了华西、省医院、中医院都看过门诊,都说做手术,然后就来到病房各种打听,什么做手术的方式的,用药啊,麻醉啊,我出血的那天他正好也在,好吧,本来下定决心做手术了,结果看到我了,这下又不敢做了,后来听病友说这大爷在门诊、住院病房各种打听,也不知道现在做没做手术,中午的时候医生说可以回家了休息了,哎,总算没出大问题。

回家后就开始换药之旅了,根据病情医生只给我开了十天的换药,有的人开了一个月,话说这换药还是很贵的,医院叫特大换药,每次72块钱,不包含药品,只有一个换药包,每天早上上完厕所就开始泡屁股,泡完屁股就去医院换药,刚开始几天还是很不舒服的,都是兜妈开车送我,送了我4天后我就不让送了,医院太难停车,每次停车都要排队一个小时左右,这时候我都换完药了,还是自己做地铁去吧,正好也没那么痛了,换药最有意思了,每天都能碰到病友,大家在排队的同时交流病情,互相调侃一下换药会不会喊,换药前都是笑嘻嘻的,换药后都是呲牙咧嘴的,我换药一共减了2次肉芽,拿镊子夹,痛感还行,总算这关很容易过了,不过出院后不能吃太营养,伤口是开放性伤口没有缝合,要让伤口从里往外长,如果外边先长上了,那就是假性愈合,医生要用剪刀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剪开,那种痛我是想象不了。

一直到节前复杂医生告知节后在来医院换一次药在复查一下,放假期间自己在家塞药就可以,这时候已经不痛了,走路、坐着基本没啥感觉了,伤口也快长平了,持续半个月,总算在康复中了。

此次生病住院让我深深感受到健康的重要性,这个病大多数都是因为不规律的生活习惯,比如熬夜、久坐、吃辣喝酒等,我样样全占,熬夜就不说了,这几年喝酒也多,基本上每周都有一场喝到半夜的,吃辣还好,就像病友亮哥说的,在医生剪肉芽的时候就应该剪一刀说一句,让你熬夜,让你喝酒,让你吃烧烤!回家后自己也调整了作息时间,每天10点上床争取11点就睡着,最晚不超过12点,早上7点起床,几周下来明显感觉不一样了。

感谢老妈和兜妈的照顾,此次生病没有告诉老爸怕他担心,倒是兜妈那一大家子知道了,动不动就问侯我一下,搞的我挺不好意思的。

等待下周的复查,如果复查没问题的话接下来就是自己慢慢恢复了,至少禁酒三个月吧,辣椒的话暂时也不可以吃了,希望大家的身体健健康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