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四姑娘,翻越夹金山,与达瓦更扎来一场云海金山的相遇

早在去年12月份,就研究过带兜儿去四姑娘山,但是因为疫情,时间等问题一直拖着,直到今年五一临时决定去的,但是是带家里人自己去的,兜没有和小伙伴一起,所以回来后,就一直和兜的好朋友湉湉的父母研究一起出去,最早是计划的上周,但是当时湉湉的爸爸只能休息一天,又加上疫情所以就放弃了,本来等着疫情好点,找个周末去看雪的,毕竟这个时间彩林肯定看不到了,这周一的时候辉哥通知婚礼酒店被作为隔离酒店所以婚礼延期,那这周末的腾出来了,马上联系湉爸,他说本来这周都安排好事情了,如果要去的话就全部推掉,就这样本周的计划提上日程,四姑娘山、达瓦更扎,虽然两天时间去两个地方时间不赶,但是有座大山挡在我们面前,就是防疫政策,因为都是偏远地区,受限于当地医疗条件,所以四川的三洲的防疫政策都非常严格,之前查的时候是落地的三天三检后,才可以订票进景区,这次公布20条政策后还是有了一定改观,需要本地1次核酸即可,甚至本市无高风险的可以不等结果出来就能进景区,遗憾的是成都有很多高风险,所以我们两个兵分两路,一个联系阿坝州、一个联系雅安,落实防疫政策,最终确认的就是四姑娘山需要48小时核酸及本地核酸结果方可买票进景区,达瓦更扎目前只需要48小时即可,虽然防疫政策很宽松,但是由于时间问题,去阿坝的落地核酸成了难题,如果我们想在周六当天进景区就必须周五晚上到阿坝做一个本地核酸才可以,提前走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巧就巧在我这周特别特别忙,忙到每天晚上3、4点睡觉,详细的做了时间规划后决定周五6点出发,湉爸打了一圈电话才问到,和我们这次路线比较顺路的只有水磨镇有24小时核酸检测点,一切安排妥当,周五晚上出发,宿卧龙,周六四姑娘山,下午赶到嘎日村,周日上午上山,下山后,返回成都,对于这周特别忙的我,时间还是非常紧迫的,酒店还没来得及看,湉妈已经发过来了,那就一起定了吧。

- 阅读全文 -

探访边陲小城临沧

上周受梁哥邀请去云南晃了一圈,真是凉快啊,对比成都将近40度的高温,云南20出头的温度别提多爽了。

对临沧认识很少,以前听说,七彩云南,五彩在临沧,最近一次认识是在看鬼吹灯云南虫谷的时候,里边的外景都是在临沧下边的沧源县的翁丁村老寨拍摄,很美很原始,再加上电视剧的渲染,一直对那里很向往,18年去版纳的时候就想去来着,但是时间不合适,现在想起来很后悔,因为,那个村寨在2021年的时候被烧毁了,所以想去见的人的一定要见,想去看的风景也一定要去,不要等看不到的时候后悔莫及。

- 阅读全文 -

7月,0元换了手机和笔记本配件

7月份,陆续更换了手机、笔记本更换了键盘和电池,不知道该算我幸运还是倒霉。
因为以上更换费用为0元。

我上一个手机是iphone6sp,服役了6年多,期间apple优惠的时候更换过一次电池,屏幕更换过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原厂屏(大概率不是),于2021年年初不堪负重,主要是电池不行了,再加上年限有点长了,不得已换掉,其实我还是很喜欢iphone的,因为它操作系统很安静,而且和笔记本的联动很好。


- 阅读全文 -

你好,四姑娘

"四姑娘山”初次听到这个名字的人,都会不自觉的将美好,柔和以及温婉这一类的词与之联想到一起,没错,它很美,它被称为东方阿尔卑斯,更是因为海拔高度被称为蜀山皇后,而且距离成都只有200多公里,这个更是非常难得,自从知道它以后就一直心念念的想去,之前是因为巴郎山隧道没修好,兜妈因为以前走过一次那段路出现过危险而一直不同意我去,本来去年年底想去带兜儿去看雪,后来也因为忙没有去成,今年五一也没打算去那边,因为5月份的川西不是最漂亮的时候,雪还有,植被也不是很丰富,在确认韬哥五一不出贵阳后,我就打消了去千户苗寨的念头,正好五一放假第一天还加了班就更是哪也不想去了,但是老觉得憋在家里难受的很,老爸老妈也很久没去过川西那边了,兜儿更是一次都没去过,这次去一是去探探路,二是看看兜儿高反情况,因为我一直想着带兜儿去爬大峰,和兜妈商量还是决定去四姑娘山,四姑娘山共有3条沟,双桥沟是开发最完善的全程观光车,长坪沟是半观光车半徒步骑马,海子沟纯徒步,考虑带老爸老妈和兜兜,最终选了双桥沟,而且老爸老妈也免门票。

- 阅读全文 -

一个巴掌拍不响 左右开弓打耳光

上周耳光乐队2021年巡检在成都上演,去年因为疫情的原因乐队没有过来,大家都很遗憾,还好的是今年虽然疫情反复,但依然来了,演出地点从以往的小酒馆(就是成都里唱的那个小酒馆)改到了pdf,周日正好赶上茶博会,白天带着兜妈和阿兜逛了逛买了点茶,下午阿兜就和小伙伴玩去了,6点钟晚饭都没吃就往pdf赶,到了之后才知道今天只有70多人,这次比之前演出多了暖场乐队,叫大神棍乐队,貌似是个本土乐队,我是欣赏不来他们的歌曲,所以和群里的兄弟到外边抽烟了,8点半正式开始,乐队换了个贝斯手,当然作为主唱的老赵风采依旧,演出总共2小时,依然觉得不够过瘾,无奈也只能等明年了;当然很多人没听过这个乐队很正常,中国的乐队起码几百支,耳光也没有上过节目,只能说是小范围内一群人的狂欢,比如微信群每天都是欢乐无比,简单记录一下吧。

- 阅读全文 -

突如其来的疫情

疫情从2019年年底一直持续现在,想起去年过年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看一下疫情数据,当时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因为那时候阿兜即将出生,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不过还好的是阿兜出生的时候疫情已经稳定了,至少到今年国庆也只是零星的几例,报道的也大多数是境外输出,基本上到机场就拉走隔离了,根本影响不到正常生活,但是这次缺又让我紧张了起来,因为没想到这疫情离我如此之近。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