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伤

最近生病住了一周的院,这是第一次生病住院做手术,期间经历了各种痛和大出血,记录一下,身体健康才是王道。

本来菊花上的病是不好意思说的,但是当我第一次被主任医生带的女学生爆菊后,我已经释然了,在手术室脱下裤子坦然面对十个男女医生护士的时候,再次得到了升华......尊严?羞耻?不存在的......每一个进过肛肠科的男人都是真男人,此文会有些感官的不适感或重口味,毕竟是菊花,请慎读。
IMGP5910.JPG


- 阅读全文 -

醉九寨——在最美的十月深秋遇见你。

青春若有张不老的容颜,那一定是停留在九寨沟的碧水青山
九寨沟,是个世界闻名的地方,你就看它那众多的头衔就知道这里不一般,世界自然遗产,国家5A景区等等,所以说如果你喜欢自然风光,九寨沟是必须要来的,不然真的会遗憾终生;可惜的是因为地震,目前景区还处于修复关闭状态,还不知道何时再开,及时开了,我想一些景点也会有所改变吧,还好的是在这之前去了2次,每次都能给我带来视觉上的震感,有些景色真的不是相机拍下来能够欣赏品味的,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即使你听过再多人的说九寨的美,看过再多的记录片,九寨的景色只能亲身感受才能体会它的美。



- 阅读全文 -

年后随笔

今天总算有点空闲时间了,整理整理思绪,做一下接下来的计划,顺便休整一下身体,连续一个多月的忙碌还是有些累的,今年的假期总共休了22天,这是自从参加工作以来休的最长一次假期,所以这次在家里待爽了,不过过年嘛,就是串了这个亲戚然后吃那个亲戚,每年因为工作上班早,有几家没吃过来,今年总算吃了,几年没见的朋友也都见了,也算满足了。

今年休息这么长主要是由于正月十八奶奶的三周年忌日,正常初十上班,上两天然后就是周末,再接着上两天就得回来了,考虑到来回折腾成本也比较高,所以决定多休几天;三周年在我老家这边算是比较重要的,虽然一周年和两周年也要过,但是都是家里人,过三周年的话要请宾客,所有亲戚朋友都要来,而之前一周年和两周年我也没有回来,无论如何这三周年也要在的。

- 阅读全文 -

有沟必火!-川西小环线赏彩林

又偷懒了,10月份该写的又拖到12月份......

上周基本上都在开车,算下来总共开了2200多公里,累惨了,周四晚上从达州回来后,被那群在打麻将的叫去吃饭,晚上吃的冷锅鱼,说实话味道一般,吃鱼的过程中,陈老师说准备这周去毕棚沟看彩林,问大家有没有兴趣,我是不想去的,毕竟去年去过一次毕棚沟了,而且我周日晚上还要赶到重庆,最主要的是我不想开车了!太累了......毕竟这种出行,我基本上又是司机的角色,但是家里领导倒是蛮感兴趣的,问了我半天,不想扫她的兴,还是答应去了,同时万麻将也说想去,其实这帮人里最不靠谱的就是她!虽然她再三表示肯定会去,但是我依然在计划里没算上她......边吃鱼边商量行程,定的是周六一早出发,主要目的地是毕棚沟和米亚罗,风景嘛,自然是彩林了;此次行程的物资还是由陈老师准备,吃完饭后崔老头一再表示行程不会太长,不会耽误我去重庆,他这么说自然是怕我不去了,没人开车了啊,毕竟开长途车对于一个痛风的老头来说还是很痛苦的,哈哈哈哈。晚上到家后也在群里发了一下,看看还有没有同行的,无奈大家都很忙......



- 阅读全文 -

我的大西北歌单

PS:部分歌曲播放失效,网易没版权了......请等待网易提供版权或去其他平台试听,抱歉啦!
繁忙的工作之余,音乐是绝对不能少的,既能减压,又能放松心情;我的音乐口味很广泛,流行、民族、民谣、电子、摇滚、轻音乐都有涉猎,但是个人重度喜欢的主要是轻音乐中的国乐、民谣和民歌,这次不说轻音乐,只聊聊民谣和民歌。
准确来说民歌是属于民谣的一部分的,但是从现在的音乐大环境来看,民谣和民歌是分开的,一个低吟浅唱,一个高亢嘹亮;一个让你思考人生和社会现状,一个让你感受风土人情;但是现在的民谣属于新民谣,从麻油叶、逼哥、宋冬野,在到赵雷,可以说这几位是新民谣的代表人物了,但是这些民谣里充斥着大量的“姑娘、南方、理想、流浪、故乡”,歌曲间充满着美好的意象,所以导致现在很多人认为自己听民谣很有逼格,言语间充满着对其他音乐的鄙视,是的,听音乐也存在鄙视链的,喜欢民谣的是拒绝把民谣和其他音乐放在一起聊的,我很讨厌这种鄙视链,音乐不分高低贵贱,不分逼格,只要是好听,适合自己就可以了。




- 阅读全文 -